“雹子,我家門口下雹子了”,昨日午後,長春局地突降大雨冰雹冰雹從何而來?我們看到了,但氣象觀測站為何沒相關數據?來源:新文化報 - 新文化網
  南湖,一名男子在躲雨 本報記者 孫立國 攝
  冰雹突降,將超達大路和超群街交會處的一家單位的大鋼化玻璃窗砸成蜘蛛網狀 吉友 王曉光 攝(稿酬50元)
  冰雹直徑約3釐米 吉友 河山 攝(稿酬30元)
  光谷大街與眾恆路交會處積水嚴重 本組圖片除署名外 本報記者 孫立國 攝
  撈車牌者索要酬勞
  大雨突至,騎車的男子措手不及
  南湖公園西側湖邊一口下水井往外噴水,最高時0.7米吉友 王霖滿 攝(稿酬30元)
  B01版
    有沒有覺得昨天的短時雷雨大風和冰雹,很有東北人的豪爽和灑脫?午飯還沒擺上桌,烏雲滾滿天空,一轉身的光景,大雨點噼里啪啦砸下來,朋友圈裡,立刻有同學驚呼,“雹子,我家門口下雹子了!”隨後,圈裡就被冰雹刷屏了。
    長春市南湖新村的小郭同學家門口,冰雹下成一道白線,砸在玻璃上,格外清脆。
  冰雹局地性強 預報很困難
    看來雹子以人民大街為界限,下在了街西側,但各氣象觀測站的確沒有關於冰雹的數據。雖說,只是極強的局地降雨,但還是蠻有內容可挖掘的。吉林省專業氣象臺的氣象專家幫我們找出了降水數據,中午的短時強降雨,時間很短,雨量截止到午後兩點,三小時內,長春的降水才0.5毫米,“就連地皮兒都濕不了。”
    這樣的隔街下雨的強對流天氣,空間尺度特別小,分佈很不均勻。處於強降雨中心的人,感覺很明顯,其他地區的人幾乎不知道中午下過雨。
    強對流性天氣系統,“標配”內容就是:短時強降水、雷電、大風、冰雹。
    為何會有冰雹呢?對流發展比較強盛的時候,高空就會出現很多小的冰晶,飛在空中,不斷彙集水汽。但是上升運動很穩定時,變大的冰晶沒有辦法降下來,只好跟著氣流坐過山車,上上下下顛簸,變大,顛簸,直到冰晶體積大到上升氣流托不住,於是,一場冰雹就來啦,噼里啪啦地……
    就說,昨天中午,我看到那翻滾升騰的烏雲,可不是普通的雲,那是對流雲,只有它的上面還有不斷翻滾變大的冰晶。
    到了昨晚,天空沒那麼曼妙了,浮動的是普通的雲,帶不來怪天氣,“想下雨的話,要有條件的,到位一個降水系統,比如高空槽,冷渦等。還有高低空配置,各個物理量都有配合,配合得越好,雨才越會出現。”
    看來,什麼時候下雨是個技術活,也是無數個“巧合”匯聚的演練場。
    至於觀測站沒有冰雹數據,氣象專家說,強對流天氣局地性特別強,面積太小,預報通常報的是一個天氣系統,下雨降冰雹的不過是在降水系統內的個別點上。
  今明兩天還有雨
    今天,吉林、白山、延邊地區西部、長白山保護區有小陣雨或小雷陣雨,長春地區南部、遼源、通化地區局部地方有小雷陣雨。今天夜間到明天白天,全省多雲有時晴,白城、松原地區有小陣雨或小雷陣雨。25日夜間到26日白天,全省多雲有時陰,松原地區北部、長春、四平、遼源、吉林地區西部有小到中雨,局部地方有大雷陣雨,白城、松原地區南部、吉林地區東部、通化、白山、延邊地區西部、長白山保護區有小陣雨或小雷陣雨。
    今天天氣有點悶,白天中西部城市最高氣溫為30℃~34℃,其他城市27℃~29℃,長春最高溫是31℃。風不大,2~3級偏西風。
    本報記者金凱
  讀者播報
    讀者王志國:高新區下雹子了,有的跟小雞蛋一樣大,已經下有十分鐘了。
    吉友王曉光:單位的鋼化玻璃窗,被冰雹砸碎了,初步測量,直徑要3釐米左右,不小啊。
    讀者孫女士:汽車廠附近天茂城中央小區今天上午十點多下了兩次冰雹,得有三個黃豆粒大小,現在又開始下了。
  今年三伏30天比去年少10天
    “夏至”已過,對於清爽的長春來說,潮而悶的天氣馬上就要來了,查了一下日曆,7月18日入伏,不過,今年的三伏天30天,比去年少了10天。南京紫金山天文臺的王思潮老師介紹,夏至決定了當年伏天的長度。
    三伏的推算方法是固定的,《幼學瓊林》中說:“初伏日是夏至第三庚。”庚日是指干支紀日中帶有“庚”字的日子。
    夏至後的第三個庚日起為“初伏”,夏至後的第四個庚日起為“中伏”,立秋後的第一個庚日起為“末伏”。
    “初伏”和“末伏”都是10天,中伏天數不固定,夏至與立秋之間若4個庚日,中伏10天,5個庚日,中伏20天。
    因此,今年三伏天比去年少10天,但不一定就是涼快一些,那要看究竟遭遇什麼樣的天氣系統。
    本報記者金凱
  光谷大街與眾恆路交會處路面積水最深處達到半米
  路口積水嚴重 有人撈車牌換錢
    本報訊(記者 李威) 昨天,一場暴雨過後,長春市光谷大街與飛躍路、光谷大街與眾恆路交會處嚴重積水。其中光谷大街與眾恆路交會處積水沒過膝蓋,10多輛車水中熄火,一些人趁機撈車牌換錢。
  路口積水最深處達半米
    14時許,大雨過去兩個小時,光谷大街與眾恆路交會處200多米的路面積水,最深處仍達到半米。
    “積水最多時都沒過人行道了。”市政人員指著人行道上的淤泥說,行人只能蹚著沒過膝蓋的積水過馬路。很多司機加大油門衝過積水,一些轎車車身在水中有些漂浮,現場險象環生。路口出現擁堵,許多車掉頭離開。
  有人水中撿車牌 叫價50元
    “撈出一堆車牌,沒有一個是我的。”在路口處一位女士格外引人註目,在她旁邊的草叢裡放著6個車牌,還不斷指揮幾個親屬,守住三個路口,在水中找車牌。她說,上午11點鐘,一場暴雨過後路口嚴重積水,兒子駕駛的高爾夫轎車發動機進水熄火,車牌也被衝掉。兩個多小時里,她和親友撈了10多個車牌,有些已經被丟失車牌的司機領走。
    “你把這些車牌給我,可以登報找失主。”面對記者的建議,這位女士直搖頭,指著馬路中間撈車牌的一群男子說,“這可不行!”這位女士說,因為出門太匆忙,她身上一分錢都沒帶。路中間撈車牌的人撈到一個車牌,就叫價50元錢,坐等司機認領。這些人不交錢,絕不給車牌。因此別人找到了她的車牌,她準備用手中車牌交換。
  撿牌人:收酬勞應該
    而司機李女士反映,12點,她開車經過此處,車牌被衝掉。回到單位她才發現,只好回來找,恰好發現一男子拿著他的車牌,經過討價還價,最後花了50元錢才買回車牌。“這些人真是乘人之危!缺乏道德。”李女士說。
    對此,一位撿車牌男子卻不認同李女士的說法。他說,自己也是一個司機,車牌也丟在水中。撈車牌花了一個中午時間,身上衣服浸濕。給對方節省了時間,提供方便,收取一定的酬勞也是應該的。
  暴雨致河水上漲出現內澇
    15時許,市政人員打開了路口的雨水井蓋,積水開始迅速回落。市政工作人員介紹,高新區雨水大多數排放到永春河中,暴雨導致河水上漲,低窪路段出現內澇,其中飛躍路和眾恆路正好位於永春河兩側,因此經常發生積水。
    雨後市政人員第一時間打開雨水井蓋排水,到17時下班高峰前,只有光谷大街與眾恆路交會處還有少量積水。
  (原標題:冰雹說來就來,俺往哪躲?)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zi93zisxg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