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新聞 時間: 2014-02-14來源: 信息時報 作者: 何小敏 小燁的父親在法庭上。通訊員供圖
  信息時報訊 (記者 何小敏 通訊員 蔡春) 出生3個月的襁褓女嬰小燁(化名),從一場重病中死裡逃生,卻失去了鼻尖、鼻翼。病情緩解後,父母拒接小燁回家,從此她在醫院的兒童重症監護室里度過了近兩年的時光。多番交涉無果,醫院最終將小燁一家告上法庭。昨日下午,該案在荔灣區法院開庭審理。
  3個月時重病鼻尖脫落 父母拒接回家
  2012年3月,廣州市兒童醫院人民中路院區收治了3個月大的女嬰小燁,病情危重,“全身皮膚淤斑、持續高燒”,還出現了抽搐和休克,小燁兩日後被送往廣州市婦兒醫療中心珠江新城院區兒童重症監護室。同月24日,小燁的病情稍稍穩定,但皮膚受損嚴重淤斑逐漸連成片,黑痂下的大部分組織壞死。
  一次換藥時,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小燁鼻部壞死的黑痂脫落後,下半段的組織隨之脫落,導致左右鼻腔貫通。同年5月初,醫院準備將其轉至神經內科康復治療,但遭到小燁父母的拒絕。後經專家會診,認為小燁已符合出院條件,醫院曾4次設法希望能將小燁送回父母身邊,還曾有警力陪同,但均無果而終。從此,小燁在重症監護室度過了近兩年的時光,學會了吃飯走路,有時也有些調皮搗蛋,損毀重症監護室的設施。但沒有父母的日夜陪同,小燁身體和心理終究不能像同齡孩子一樣成長。
  父母指責院方醫療存過錯
  據小燁的母親回憶,2012年3月,在一次疫苗註射後,小燁開始發燒到38℃,臉部長出小紅點。父親胡國虎表示,當時醫院診斷為嚴重的傳染病。但治療過程中,小燁的鼻梁組織脫落,身上留下大量疤痕。胡國虎認為,正是因為醫院護理不當,才導致了這一後果。但醫院堅稱,鼻尖脫落是病情所致,醫院並無過錯。胡國虎夫婦表示,暫不對院方提起醫療損害責任糾紛訴訟。
  胡國虎始終認為小燁沒了鼻子,沒法出院。他希望醫院能幫女兒植皮整容,但醫院認為小燁要到18歲以後才適合做手術。
  家境拮据 自稱無力承擔40多萬醫療費
  胡國虎是出租車頂班司機,月收入2000元左右,母親劉麗娟自從婚後便無業,身為低保戶的夫妻倆如今蝸居在荔灣區一間約20平米的廉租房裡。小燁在醫院的吃喝拉撒,基本由醫生、護士照料,劉麗娟也會經常帶一些奶粉、衣服等生活必需品到醫院。胡國虎則很少探望。
  院方診斷,小燁所患的是暴髮型流行性腦髓膜炎等多種疾病。院方主張,截至目前,小燁的父母僅支付預付款500元,尚欠醫療費42萬餘元。
  但胡國虎則稱,院方當時承諾可免去醫療費,且自己經濟拮据根本無力承擔,他希望社會力量能給予資助。院方對此予以否認,稱當初是出於人道主義,首先搶救生命,費用另行處理,並未允諾免去醫療費。
  胡國虎在庭後接受記者採訪時稱,即使判他敗訴,他也不會接走孩子。
  記者手記
  有家不能回是最大的傷痛
  小燁的悲劇,對於父母而言,無疑是沉痛的打擊,但對於年幼的小燁而言,缺少了父母的陪伴照料,其童年無疑會埋下陰影。設想其父母與醫院的糾紛無休無止,小燁將何去何從?
  小燁的不幸,理應受到社會的關註。但作為監護人,在院方是否存在過錯還未有定論的前提下,其父母以家境拮据等理由,拒絕接孩子回家,又是否盡到了監護人的職責?作為旁觀者,或者不能苛責父母的“無情”,但對小燁而言,最好的成長莫過於父母的陪伴,有家不能回是最大的傷痛。
    (原標題:女嬰患重病鼻尖脫落被棄醫院近兩年)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zi93zisxg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